訪客人數909943

第34屆噶舉大祈願法會藏曆新年|藏曆新年「盛裝金剛舞」經典再現

時間:2017年2月25日
地點:印度菩提迦耶噶舉大祈願會場

 20170225 1

修者應生佛慢,觀者要有淨觀

在已經連續進行到第五天的「嘠千瑪哈嘠拉大法會」中,今日舉行供養瑪哈嘠拉的「盛裝金剛舞」。這項修持,除了和「簡裝金剛舞」一樣具有「見即解脫」的特殊功德,法友相信只要親眼見過修持,必在心中種下解脫種子,未來必定成熟;加上服裝、面具、道具都很特殊,肯定是最具亮點的重頭戲,也是眾所期待的重點修持。

■ 防蚊抗寒全套「戰備」,法友拚了徹夜隨喜

由於今天圓滿日的瑪哈嘠拉修持,從昨晚深夜11:00就開始,有些法友早就帶了大披單甚至睡袋到會場,和修持的僧眾徹夜相守。眼見一地齊全的配備,吃的、喝的、搽的(防蚊及保濕)、蓋的(防寒),一應俱全,這是前兩天「從凌晨4:30開始修」以及「從子夜2:00開始修」的兩場「瑪拉松瑪哈嘠拉」得到的經驗,法友全程參與之後,所研究出來的「死守法會現場之全套戰備」。

今天早晨5:30第二座法圓滿時,不少法友睡眼惺忪互望,也有人冷得直打哆嗦,形成有趣的景象,這其實也是一幅動人的精進隨喜圖,只是樣子有點可愛也有點狼狽。

■ 法王加持金剛舞行者

20170225 2

原定上午6:30舉行的「法王加持金剛舞者」,今日延後約50分鐘,上午7:20法王才入場,接著一一為本日將修持盛裝金剛舞的僧眾摩頂加持,並給予紅色加持帶,僧眾隨即繫在頸上,彷若把最新鮮的祝福和付囑繫在身上。

隨後,感冒未癒的法王,坐在場中金剛舞修持專用的小法座上,以濃重的鼻音、間夾偶爾的咳嗽,針對金剛舞的修持意義,和今日所修各支舞的內涵,對大眾作開示。

法王開示:

大家早安。在我的印象當中,過去蓮師金剛舞之前,我也做了簡單的說明,當時我也感冒了,今天也一樣,也是感冒了,所以聲音不太好,總之首先我會對接下來要進行的金剛舞修持作一些介紹。

■金剛舞重腳部動作,模擬本尊護法身相動作

在許多經典當中,都會看到「羌」和「嘠」的用語。它們的差別是什麼呢?「羌」(金剛舞)主要在於腳部動作;「嘎」(一般舞蹈)主要在於手部動作。今天是「羌」金剛舞,所以重在腳部動作。

金剛舞的內容是什麼呢?這裡主要是護法的舞蹈,舞者在修持中主要是模仿護法的相貌和動作。

一般來說,金剛舞主要出自於兩個傳承,一個是教主金剛持的續典,另一個是過去祖師親見本尊護法之後,所留傳下來的口訣,其中有許多護法守護佛教、降伏魔敵的形象和動作的描述——這些都是珍貴的依據,金剛舞行者可以據以化作修持動作。

■修者生起佛慢,觀者要有淨觀

金剛舞的舞者或瑜伽行者在修持時,要清晰觀想自己即是本尊,並且具備佛慢而跳舞,因此一切皆是本尊形貌和動作的展現;「觀眾」則要具備淨觀,不要當作世間表演,而是要想舞者即是真實本尊。如果是一個懂得密乘修持的行者,就能夠帶著密乘的淨觀而觀看,這是非常重要的。密乘的修持,主要是為了消除凡夫執念,因此修持者和觀者兩者都要具備淨觀。

接下來介紹這次瑪哈嘎拉法會上要修持的三種金剛舞:

20170225 15

一, 護門舞:
這個舞蹈的主要作用,是將仇敵的心識藉由鐵鉤勾召、繩索束縛、鐵鍊綑綁和金剛鈴使之昏迷而消除之。這裡的仇敵並不是指某個人或外境,而是指我們的我執。因此,一個具有密乘修持的人,透過勾召、束縛等等方式,最後即可降伏我執,了悟無我,剎那得到成就。所以說「咒師透過金剛杵尖而成佛」的意思就在這裡。

20170225 17

二, 黑帽持鼓舞:
顧名思義,修這支舞的舞者會頭戴黑帽、手持鼓,這是第六世噶瑪巴通瓦敦殿在噶瑪寺時,大約七、八歲時親見瑪哈嘎拉所寫的儀軌,所以之後就變成岡倉噶舉不共的金剛舞。由於是第六世法王很小時候所編,所以會有一些像小孩子一樣的動作。

第七世法王確札嘉措被認為是第六世法王轉世的微兆之一,就是他從小就會跳「黑帽持鼓舞」。之後確札嘉措也對此舞稍做修改。這首金剛舞很長,會有三、四小時,也可能到五六小時,這是我們第一次在聖地印度同時做這兩個修持:
(一),是修持第六世噶瑪巴所做的瑪哈嘎拉護法的最長儀軌;
(二),是修持這首源自第六世法王淨觀的金剛舞,連在西藏,也都有兩三百年沒有修這支金剛舞了,所以非常珍貴難得。

這支舞最後,會有拋擲多瑪的儀式,這是第三世噶瑪巴讓炯多傑依據寧瑪《瑪莫續》而編制的。

20170225 12

三, 行忠舞:
行忠護法是噶瑪巴五眷屬護法之一,同時因為守護雜日聖地而得此「行」(聖地)「忠」(守護)的名號。他具有獅面的形象,所以過去祖師們說,他就是四臂瑪哈嘎拉同樣具有獅面的眷屬護法之一。總之,行忠相傳是勝樂金剛和四臂瑪哈嘎拉的化身。較之其他護法,具備更大力量,並能快速賜予成就。行忠是在噶瑪巴希時代開始成為噶瑪岡倉的護法,後來從第二世夏瑪巴卡確旺波開始,也成為歷代夏瑪巴不共的護法。

這次我們請邊倩寺的僧眾修持這個舞蹈,主要原因是行忠是邊倩寺不共的護法,同時藉此祈請天噶仁波切的轉世盡速現身,沒有任何障礙和逆緣。

同時,要特別說明的是,今天修持的第一個「護門舞」和傳統稍有不同,我們增加了一些內容,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保有和弘揚這個傳統。其實以前在楚布寺時,只有「黑帽持鼓舞」本身,並沒有前面的「護門舞」和後面的「行忠舞」,但這次特別在前後加上了這兩個金剛舞。

盛裝金剛舞,供養「噶舉第一護法」

■從「拋擲多瑪」開始,以「行忠」作結

依排定的修持順序,在隆德寺僧眾修持盛裝金剛舞正式上場前的「拋擲多瑪」儀式之後,本日「盛裝金剛舞」出場順序,依序如下:

一,護門舞:隆德寺僧眾修持:
1. 鹿舞
2. 厲魔舞
3. 骷髏舞

二, 黑帽持鼓舞:邊倩寺僧眾修持。
三,行忠舞:邊倩寺暨彌律寺僧眾修持。

■ 7支舞,連修10小時

加持金剛舞者儀式暨介紹開示結束,8:10法王陞壇城最右側高處法座,同側法座上隨侍的有國師嘉察仁波切、明就仁波切、波卡揚希仁波切、堪布東由仁波切等,年輕的竹奔德千仁波切,則單獨坐在「對岸」壇城左側高處中央主法座上,與法王的右側法座遙搖相望。

現場隨即響起低緩鼓鈸聲及吟誦聲。第一支護門舞的修持者,在壇城最左側、「哈夏」瑪哈嘠拉多瑪壇城前就定位。

拋擲多瑪:

8:30,第一項修持「拋擲多瑪」開始。

修持僧眾開始移動沈重高大的「哈夏」瑪哈嘠拉主尊多瑪壇城,以兩公尺的長號前導,在戴黑帽象徵「守門人」的隆德寺金剛阿闍黎為主後隨,再後隨司鼓、鈸、嗩吶、短號等黃帽僧隊,數十位修持者繞圈一周後,「哈夏」停在壇城左側,僧眾開始快速念誦《心經》等作修持。

20170225 3

一,護門舞:

9:20,第二項修持「護門舞」上場,在迎香暨儀杖隊前導下,頭戴黑帽、手持弓箭,時而搖鈴、揮動黑色布旗,作扮演「護門人」的修持者上場,由隆德寺金剛阿闍黎擔任這個要角。由於上一次在同一場地,這個角色是由法王噶瑪巴本人親自擔任,是知名度很高的角色,今天「護門舞」的修持因此特別受囑目。這個舞蹈是由第三世法王噶瑪巴讓炯多傑依據寧瑪續典而編寫。以下鹿舞、厲魔舞和骷髏舞都屬於「護門舞」的一部分。

20170225 11

1. 鹿舞:
9:35,「護門人」在法王先前開示的座位就座,第三項修持「鹿舞」隨即開始,二位頭戴鹿角鹿面具的紅衣修持者、與二位頭戴牛角牛面具的黑衣修持者上場,牛鹿兩兩一對作修持。

鹿舞之後上場的會是人數較少的修持,比較能看出個人造詣,只見修持者一次次大跨步旋轉,腳抬得又高又穩,動作間的禪定力溢於言表,堪稱兼具肢體美感與攝受力,堪稱「本日最美的修持」之一。

2. 厲魔舞:
10:00,第四項修持「厲魔舞」,兩位手持一金一銀兩面圓型法鏡、頭戴五髏冠忿怒尊面具的黑衣修持者上場,象徵降伏邪魔。10:10,前兩位離場後,再由兩位頭戴五髏冠忿怒尊面具、手持火焰象徵物的紅衣行者上場修持。

3. 骷髏舞:
10:20,第五項修持「骷髏舞」上場,四位頭戴骷髏面具、身穿白底紅線骷髏裝的修持者,因服飾比較輕盈,動作也比較靈巧,詮釋四位骸骨空行。

10:25,「護門人」再次起身修持,接下來是一長段獨舞修持時間。11:00,行者以瑪哈嘠拉的法器鉞刀,切垛象徵障礙的三角形紅色多瑪,表示淨除障礙。侍者僧隊再次上場,11:10,在鼓號聲中圓滿這場修持。

二,黑帽持鼓舞:
11:25,邊倩寺僧眾修持的「黑帽持鼓舞」登場。

這即使是在藏地,都已經是失傳兩三百年的修持,這次帶法王噶瑪巴的努力和加持下,重現於佛陀成道的聖地金剛座,有教法珍寶失而復得的珍貴意義。加上邊倩寺僧眾都帶著「祈請天噶仁波切轉世早日降臨」的殷切心情作修持,所以當行者們緩步繞行大祈願會場壇城上方的巨型佛陀聖像,特別有種令人感動的力道。接著25位修持者,排成六列,靜立修持,念誦從皈依發心、四無量心到獻曼達長短軌、發菩提心文等課誦文。

由於整支「黑帽持鼓舞」要修超過5小時,12:50時,修持行者直接在台上休息,司茶僧人送茶到台上,僧眾在著高帽重裝的本尊形相下進用茶點,也成為難得一見的一景。因為整支舞修持時間太長,這樣的舞者台上用茶的畫面,還出現了三次。

20170225 5

2:10,法王起身,在嘉察仁波切陪侍下,步向主壇城,壇城的主尊瑪哈嘠拉和瑪哈嘠里法相上覆蓋的五彩布同時被揭下,露出威嚴的法相,俯視全場,恍若真實本尊降臨。法王隨即向瑪哈嘠拉和瑪哈嘠里兄妹手上獻上五色哈達。

20170225 7

3:45,「哈夏」瑪哈嘠拉主尊多瑪壇城,被抬下主壇城,往大祈願會場外抬去,準備在外面田間進行火供,象徵燒去一年的障礙。所有金剛舞行者以修持的舞步,沿中央走道後隨護送至大門口。

20170225 29

4:00,「哈夏」被抬至田間,然後被擲進一座紮好的稻草三角錐狀高塔裡,草堆點燃,稻草瞬間熾燃,幾秒鐘就化作灰燼,象徵舊的一年所有的障礙都在火供裡銷融。

20170225 28

三,行忠舞:
5:35,在十分鐘的小丑串場之後,本日圓滿式:淨土護法之舞「行忠舞」上場。一開始有幾組四人的舞,是由彌律寺僧眾修持,這是「行忠舞」的支分。接著上場的是主要部分,由邊倩寺僧眾修持,這是素有「金剛舞重鎮」美名的邊倩寺的招牌修持,既持有「行忠舞」特殊傳承,又是在修自家寺院的不共護法,今年更有著為「祈請天噶仁波切轉世迅速降臨」的殷切心境,所以修持起來,力道不同凡響。整個盛裝金剛舞法會,到6:10修持圓滿。

■ 一支舞跳6小時,迴向天噶仁波切轉世早日降臨

今年,在「祈請天噶仁波切迅速轉世」的殷切氛圍中,仁波切主寺邊倩寺,在法王法座隆德寺讓賢下,擔綱今年「盛裝金剛舞」主要修持,跳的還是當年天噶仁波切曾參與編修的「黑帽持鼓舞」,其中深義不言可喻。

因此金剛舞如果有所謂「主秀」,今天肯定是邊倩寺無疑,不論從整體修持時間所佔比例,或者就舞碼的重要性來說,今天顯然都是以一支在聖地首演的「黑帽持鼓舞」,不可思議的跳了6小時的邊倩寺,既有苦勞、也有功勞,贏得大眾注目。但重要的是,從法王到邊倩寺行者,無不殷切希望以此修持功德力,迴向仁波切轉世早點回到邊倩寺大眾,暨所有有緣弟子之間。

 

〈最搶戲的配角〉

20170225 21


不肯下班的小丑,用力搞笑十小時

在藏傳的金剛舞法會中,除了戴面具、重裝備的盛裝舞者,令人印象深刻;到過現場的人,一定會被另一種搶戲的演出抓住目光,那就是串場的小丑!

在提醒大家「這不是表演,請不用鼓掌」的嚴肅金剛舞修持中,三位小丑從頭玩到底,這種刻意「解high」的反高潮,成為非常另類的藏式幽默,似乎提醒大家任何事都不要入戲太深。

以今天為例,在盛裝金剛舞正式上場前的前行修持「拋擲多瑪」之後,是休息時間,接著三位頭戴小丑面具的傳統串場甘草人物上場,演出「先禮後兵」、「前恭後踞」的誇張戲碼,台下不時傳出笑聲。

之後,不管內容多嚴肅,台上主秀扮演的不管是本尊或魔鬼,台上台下、跑上跑下的小丑並未「下班」,繼續盡責的遊走場邊插科打諢,依傳統賣力搞笑到底,「合法」的逗弄乃至搔擾場邊攝影師,引來台下一陣陣笑聲,形成台上行者正在生起本尊佛慢,台下小丑卻火力全開耍寶的有趣對比。

20170225 22

沈寂200年,「黑帽鼓舞」在聖地復活

有幸目睹在歷史時空中已漸沈寂甚至中斷的傳統,光華再現,發光發熱,成為活的修持,那份感動應該難以言喻吧────這次聖地金剛座修持的盛裝金剛舞中,就有一支舞因此備受矚目,它就是長達五小時的「黑帽鼓舞」。

法王說,這支舞,不但是聖地金剛座首次修持,連在藏地多數地區都中斷修持長達兩三百年,這次能在佛陀成道的聖地恢復,十分珍貴難得。

■ 緣起:第六世法王七八歲時的淨觀

這支充滿故事性的舞,緣起於第六世法王通瓦敦殿七、八歲時的淨觀,所以動作中有一些小孩的童趣。

至於公開修持,一開始是從第七世法王的嘠千大營地、楚布寺開始修持,再流傳到噶瑪寺,因此漸漸流傳開來。但近代逐漸失傳,竟有兩三百年間罕見有人修持。

■ 恢復:天噶仁波切在第十六世法王指導下復編

關於此舞的傳統復甦的故事,可追溯至1959年中國進入西藏,第16世法王離藏入錫金隆德寺,一位名為竹奔格西的僧人隨行,當時管理隆德寺閉關中心的天噶仁波切,和負責閉關教學的創古仁波切,都曾隨竹奔格西學習這支金剛舞,但至今為止並未在隆德寺及楚布寺修持過,呈現中斷現象。

當第十六世法王到達印度之後,天噶仁波切當時也在隆德寺,向法王報告他向竹奔格西學了這支金剛舞,但學得不完整,天噶仁波切向法王請求說:「您和第六世法王無二無別,請幫助我完整呈現。」這時剛好有一位年輕的迪雅寺金剛舞指導上師來到,因此第十六世法王、天噶仁波切和這位年輕上師三位一起合作完成此舞之編修,天噶仁波切後來傳授給他的主寺尼泊爾邊倩寺僧眾。

■ 溯源:岔岔寺「黑帽鼓舞」,來自楚布寺清淨不中斷傳承

「黑帽鼓舞」近年在西藏也零星傳出修持紀錄,包括藏東名寺岔岔寺,有修持說明的文字流傳,也製作短片DVD,後來有人拿到印度供養法王噶瑪巴,所以法王手上有此資料,這也成為此次修持的參考資料。另外相傳在藏東囊謙地區的迪雅寺,也就是達桑仁波切的寺院,也修持此舞,其他寺院是否修持就不得而知。

由於創古仁波切早年也跟隨竹奔格西學習過此舞,因此建議連絡岔岔寺取得說明和影片,比對和天噶仁波切所傳的邊倩寺版本有何差異,結果發現的確有小部分不同。岔岔寺的「黑帽鼓舞」紀錄上有一段前言:

1959年之前,我們是從楚布寺清淨不中斷的傳承學習得來的。

法王覺得這是直接源自楚布寺,而且是比較早的傳統,因此決定依岔岔寺版本修持。

20170225 26

20170225 24

20170225 30

20170225 31

20170225 3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