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客人數862755

第34屆噶舉大祈願法會藏曆新年|簡裝金剛舞

時間: 2017年2月24下午
地點:印度噶舉大祈願會場

20170224 5

法王領隆德寺僧,修持「簡裝金剛舞」

當第一聲低沈鼓響,劃破菩提迦耶田園的寂靜,時間是人與大地都還沈沈入睡的凌晨2:00,清寒的晨露中,岡倉噶舉的四千多僧眾,已經在《瑪哈嘠拉》長軌厚厚一疊貝葉經前坐定,等待維那師一舉腔,大祈願會場「瑪哈嘠拉法會」第一座法就要登場。

這是法王噶瑪巴主法的藏曆年終「瑪哈嘠拉大法會」,正行第三天,修持的《瑪哈嘠拉中軌》,從凌晨2:00一直修到上午10:30,一日四座中的前三座法修持完畢,八個半小時過去了,才算為今天下午的「簡裝金剛舞」修持,拉開序幕。

■法王領眾,修持「敦給瑪舞」

下午1:00,大祈願會場面對壇城左側的大鼓,響起第一聲沈沈的鼓聲,一列四位司鈸喇嘛也同時緩緩擊鈸,隨著節奏沈緩的樂聲,約二十位穿著傳統藏靴、前掛僧袋、身著長袖套僧服的修持者,隨即以金剛舞步繞圈舞出。

供養「噶舉第一護法」瑪哈嘠拉的「簡裝金剛舞」正式登場。

甫上場的,就是今天第一首:由彌律寺(波卡寺)僧眾修持的「結界」。法王則高高正坐於壇城右側最高處的法座上觀看並加持。

依照排定的修持表,今天下午行程如下:
1. 結界(Cutting the Borders):波卡仁波切大吉嶺彌律寺僧眾修持;
2. 四臂瑪哈嘠拉:嘉察仁波切大吉祥寺僧眾修持。
3. 瑪拉雅(Maraya)暨敦傑瑪(Dongyema):由法王噶瑪巴藏地之外的法座隆德寺僧眾修持;
4. 行忠舞暨黑帽舞:由尼泊爾邊倩寺僧眾修持。

這次的聖地金剛舞修持,最令人關心的話題,無非是「法王會親自上場修持金剛舞嗎?」這次金剛舞法會,不像前兩次事前無論海報或公告,都明確宣布法王將親自修持,這次一直到今天上午都未露透確定訊息。

但答案在2:55揭曉了。在第二支由隆德寺僧眾修持的「瑪拉雅舞」之後,大眾忽然看見法王出現在壇城正中,身著與所有參與修持的僧眾一致的金剛舞簡裝,開始引領隆德寺僧眾,繞成圓圈,修持描述八大精靈的「敦給瑪 (Dongyema)」,至3:10離場。

接著,由邊倩寺僧眾修持邊倩寺最著名的拿手項目「行忠舞」,意即「淨土護法」,以及「黑帽舞」。到4:20結束,圓滿今天的「簡裝金剛舞」法會。

■ 「瑪哈嘠拉馬拉松」即將登場

在簡裝金剛舞之後,今日的法會並未結束,5:00開始修持本日應修的長軌第四座法,到6:20結束,圓滿今日四座的長軌瑪哈嘠拉修持。

參與修持的僧眾在短暫用餐休息之後,即將依傳統在除夕凌晨整夜修護法,下一次四座長軌修持,即將在子夜11:00再度展開,知名的徹夜修持的「瑪哈嘠拉馬拉松」即將登場。

■ 簡裝本具綵排性質,本次具獨立內容

所謂「簡裝金剛舞」,是相對於眾所周知、戴面具、著重裝備的「盛裝金剛舞」而言,形式較為簡樸,修持者不戴面具,沒有錦緞的隆重服裝,沒有亮麗的色彩,傳統稱「簡裝金剛舞」或「素裝金剛舞」。

法王辦公室負責法務規畫的堪布噶旺說:大司徒仁波切稱這是「無面具金剛舞」,但這是狀態或特色描述,不是傳統名稱。僧眾在練習時服裝和搭配的樂器等,其實就是簡裝的狀態,所以傳統上在「盛裝金剛舞」前一日修持的「簡裝金剛舞」,有綵排性質;但這次法會簡裝和盛裝兩天修持內容多數不同,所以不具綵排性質,但這樣對觀眾更好,有更多內容可以欣賞。

■ 邊倩寺僧眾修「行忠舞」,祈請天噶仁波切轉世速降臨

至於為何由邊倩寺僧眾修持「行忠舞」,根據堪布噶旺表示,有三大原因:

一, 持有行忠傳承:邊倩寺持有「淨土護法」行忠舞的傳承,一直有在修持;

二, 邊倩寺主要護法:行忠護法一直是邊倩系統的寺院主要護法。

三, 天噶仁波切轉世:這次邊倩寺僧眾在聖地祈願法會後善期間修持「行忠舞」,也和祈請天噶仁波切的轉世迅速出現有關。

天噶仁波切圓寂之後,教界各方都很關切仁波切轉世何時出現,尤其仁波切主寺邊倩寺更是關切。法王已給邊倩寺有關尋找天噶仁波切轉世的授記信函,邊倩寺相關人員也依信上線索,跑遍尼泊爾的崇山峻嶺,搭直升機四處尋找轉世者,但第一次尋找行動並沒有結果。

去年2016年4月,法王還因此在瓦拉那西創古智慧金剛大學,舉行一周的長壽天女(che-ring-ma)淨障修持,之後第二次尋找,還是沒找到。

這次在菩提迦耶,希望藉由全力修持行忠金剛舞,以此供養噶舉第一護法瑪哈嘠拉,能盡快找到天噶仁波切的轉世者。法會過後,法王可能會讓蒐尋隊第三次去尋找。為淨除尋找障礙,法王還指示邊倩寺全部僧眾持誦百萬遍「金剛上師」的心咒,都已全部完成,希望第三次尋找上師轉世的行動能盡快圓滿。

20170224 2

20170224 3

20170224 1

20170224 4

20170224 6

 

20170224 8

20170224 9